西安思锐家教咨询有限公司
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家教资讯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冯先生
电话:029-8376689
邮箱:service@huanyujituan.com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家教资讯 >> 学习资料 >> 正文

大贪官和绅的为官之术

抓住机会,施展自己的权威和珅自得乾隆赏识之后,朝中的大臣有很多对他已经不敢轻慢,执礼甚恭。可是,也有一部分人,因认为和珅出身发迹不由正途,只是靠讨好君王才得以荣显,实在看来是不足为道的。
  一次,江西巡抚海成来京述职,到了军机处,和所有的人打千作揖,惟独在和珅面前昂首挺胸,不理不睬,而且说道:“没想到几日之间军机大臣又多了一个,有人坐了冲天的爆竹了,能耐大得很哪。”说此话的时候,还故意让和珅听到。并且,越说越离谱,竟对和珅的长相进行侮辱。和珅当时并未发作,但决心要灭一下海成的气焰。
  乾隆时盛行的文字狱给了和珅打击海成的机会。
  海成对收缴“禁书”本来也十分卖力,一年竟收缴八千余部,还说“尚不能一时尽净”,要继续尽力罗掘购求,因而得到乾隆的嘉奖。但他没有想到,由于《字贯》一书,险些丢了性命。
  《字贯》的作者王锡侯,本名王侯,因怕自己的名字犯忌讳遂改名锡侯。三十八岁中举,后屡次会试都名落孙山,于是杜绝了入仕之心,发奋著书。在乾隆四十年,王锡侯所著的《字贯》刊行面世。这是他花费了十七年心血著就的一本书,分为天、地、人、物四类,是一部简明的字典。他在序中说:“天下字贯穿极难,诗韵不下万字,学者尚多识而不知用。今《康熙字典》增加到四万六千多字,学者查此遗彼,举一漏十,每每苦于终篇掩卷而茫然。”他著这部书就是为了能够将天下字贯通联系,使学者能够举一反三,便于查找。
  书刊出之后,被王锡侯的同乡将此书以诬蔑贬低圣祖康熙帝的名义告官。经办此案的海成认为王锡侯是狂妄不法,便奏请先革去其举人,再审拟定罪。乾隆阅过该书,并未在意,遂将此事暂时搁在一边。
  书辗转落到和珅手中,他在《字贯》序文后“凡例”中看到圣祖、世宗的庙讳及乾隆的御名字样同其他的字同样悉数开列出来,不禁大喜,立即向乾隆呈递了奏折,参奏这本书。乾隆一听说书中竟如此大逆不道,对皇帝的名字不加避讳,“非常动气”,下令把王锡侯处斩,子孙六人处死,全家21人缘坐,并痛斥海成办事不利,革去他的职务交刑部治罪。
  年年升迁有靠山,朝中无人难做官封建社会的一切特权,几乎都与官职联系在一切,有了权力就意味着有了一切。所以,社会中的绝大多数人梦寐以求的就是踏上仕途取得乌纱。为此不择手段,无所不为。如果能够巴结上朝中的大官,经由“他”的提携一路升迁,无疑是最便捷的途径。和珅以其在朝廷中的威势,在乾隆那里的宠信,成为很多人竞相追逐的目标。他们最后也终于如愿以偿,连年升迁。这正应了那句老话:“年年升迁有靠山,朝中无人难做官。”
  身为纨绔子弟的国泰,不学无术,且性情暴躁,根本就不具备为官的素质,清人洪亮吉在他的《更生斋文甲集》中说:其人“性暴戾,妻子仆隶皆若一日不可共处。”就是这样一个人,因为用心良苦地巴结和珅,成为和珅的爪牙,一路升迁,先是伍阳县令,后又被迁任刑部主事,而后,谋求外放,任山东按察吏,后升为布政使,后来竟在乾隆四十二年(1777年)的时候,升任山东巡抚,成为权倾一方的封疆大吏。他上任之后,就伙同山东布政使于易简,贪赃枉法,挪用库银,造成山东下属各府衙的国库亏空,官场乌烟瘴气。
  假如说国泰的行径令人不耻,那么吴省钦、吴省兰兄弟这样的读书人的所作所为就更加可耻了。他们兄弟二人从小刻苦攻读、博闻强记,在乾隆初年,吴省钦、吴省兰年纪轻轻就游学京师,以他们的学识博得了人们的推崇。经过众人的举荐,他们竟出任了咸安宫官学的老师,此时的和珅正在咸安宫官学里一心进学,他们是和珅的老师。等到和(位极人臣、权倾朝野的时候,他们就想通过和)的关系升官发财,做出了许多令读书人颜面尽失的事情。
  与和珅同朝有一位御史曹锡宝,是江南人。乾隆初年,以举人的身份考中内阁中书,在军机处任职,后来又参加了乾隆二十二年的科举,考中进士。屡经辗转,被乾隆授为陕西道监察御史。御史一职的责任就是监督、检察各地的官员,遇有不轨,立即向皇帝上书言事。充任御史的大多是一些清正廉明的官员,朝廷希望通过他们来监督官吏的行为。曹锡宝身兼重任,就想要参奏和珅,因为他深深地感到和珅是朝中贪污腐化的源头,只有把他去除,才有可能改变朝廷的局面。但是,参奏和珅,他不得不慎之又慎,不仅朝中遍布和珅的党羽,就连皇帝也偏袒于他。曹锡宝经过一番调查,准备从和珅的管家刘全入手,弹劾他的各种吃穿用度早已超出一个管家所应有的规格,有僭越之罪。他写好奏折,又恐怕言辞上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,就想找个人商量润色一下。可举目望去,这样的事究竟能找谁商量呢﹖他想来想去,就想到了与他同乡,又曾有过同窗之谊的吴省钦。吴省钦正愁没有机会向和珅示好,立刻把消息通报了和珅,和珅做了周密的安排,才安然度过了这一次险情。
  吴省钦、吴省兰兄弟也想通过科举晋身,因为他们是咸安宫官学的老师,所以就在顺天府参加乡试。顺天府乡试的考题由皇上亲自拟定,在《四书》范围内出,一般是由内阁向皇上呈上一部《四书》,由皇上据《四书》中的句子命题。然后,再加以密封,交给内阁。吴省钦、吴省兰听说和珅是当年的主考官,便双双登门拜见和珅。一见面就双膝跪倒,称和珅为先生,自称弟子。和珅大为惊讶,不知道自己的两位老师何以如此。吴省钦辩说道,和珅身为乡试的主考官,而他们兄弟参加乡试,考试的人称主考官为老师是自古以来的传统,和珅当之无愧,就这样吴省钦、吴省兰兄弟摇身一变,由老师变做了和珅的门生。既然是门生,乡试中自然要多多照应,和珅就把他猜到的试题告诉了他们。
  科举考试历来是封建王朝选拔人材的最重要途径,封建王朝的统治者对此极为重视,采取了誊录、糊名等种种手段来保证科举的公正,就是这样的严密的考试,巴结上像和珅这样的权贵,也可以舞弊,一举踏入仕途。
  官场波诡云谲,小心地雷和珅在朝为官,难免要遭遇险情。有几次险些翻船,皆因他巧妙善辩,应对及时才得以应付过去。
  御史曹锡宝写奏章参劾和珅的管家刘全,说他建造的府第深宅大院,早已超出了其应有的住房规格,平时出行的穿戴及所用车舆也是超出限制,想借此来扳倒和珅。消息被吴省钦得知后,通报和珅。
  和珅急忙命人传见刘全,把御史曹锡宝参奏他“持势考私、衣服、车马、居室皆逾制”的事告诉他,然后命他火速回去,迅速拆掉逾制房屋,烧掉超过规格的车舆,把不该穿戴的东西统统消毁,不留一丝痕迹。等到曹锡宝面见乾隆,呈递奏折的时候,刘全家中一切逾制的东西已经荡然无存了。
  乾隆立刻召见满朝文武,质问和珅,和珅说道:“启奏皇上,奴才蒙皇上器重,官至宰辅,焉能不知自重,臣对家中人等也一向严加管束,深恐有负皇上深恩,今御史曹锡宝弹劾刘全,臣也不敢庇护,臣多年跟随皇上身边,手下人等趁臣不知,做了些不轨之事也有可能,可命人即刻拘捕刘全,严加审问,若果如曹御史所言,臣定当领罪。”和珅的这一番言辞,有理有据,说得乾隆心中的怒气已然消掉了大半。
  和珅力请皇上在金殿亲自审问刘全,以正视听。乾隆端坐在金殿之上,命人带过刘全,问他:“曹御史弹劾你衣服、车马、居室皆超出祖制,可是属实吗﹖”刘全诚惶诚恐地说:“相爷一向对小人严加管束,奴才绝不敢招惹是非,奴才们的衣物全都是粗布衣衫,怎么可能有逾制的东西,奴才们的生活实是清苦非常。”说着,竟装出了一付饱受清苦的样子,哭了起来。和珅趁机说道:“据奴才所知,刘全平素为人朴素老实,安分守己,绝不至做出违制的行为。依臣之见,曹御史的弹劾,应是听信了不知何处的谣言,乃一面之辞,实不足为信。请皇上明察。
信息编辑:西安思锐家教咨询有限公司  更新时间:2012/03/30  字号:
上一条:暂时没有! 下一条:还原真实的雍正